龙血丹帝最新章节,龙血丹帝 第593章 破阵,龙血丹帝乐文 - 注册送体验金的平台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3章 破阵
    “现在一起合力破阵,至于通天之匙的归属争夺各凭本事,怎么样?”烈如风阴测测地说道。

    来这片秘境,最主要的就是寻找这个东西,他不相信秦铭不动心。

    如果是四个人破解这个阵法,至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足够他们恢复伤势。

    到时先夺了通天之匙再碾压秦铭,完美!

    “好,依你所言。”

    秦铭眉头紧蹙,不过还是答应了对面的请求。

    毕竟烈如风明显知道阵法的核心。

    “不要,别中了对方的计。”牧灵连忙提醒道,脸色惶恐起来,她不想看到冒着这样的风险。

    “我自有分寸。”秦铭淡淡道,充满强大的自信。

    他没有动用逼迫的手段,烈如风就主动将八极分光阵的破解之法说出来,若说对方没点小心思打死他也不相信。

    不过烈如风的这点伎俩,在他眼中形同虚设,无非是借以破阵为由来恢复伤势,并反杀他。

    “会死人的。”牧灵没有放弃劝说,反而神色愈发焦虑。

    秦铭三番四次拯救于她,她绝不能看着对方因为一时糊涂而丧命。

    “相信我。”秦铭眉宇间透着一股强大的自信,霸气十足道。

    虽然他看透烈如风的把戏,但不得不说对方这个伎俩很有效,他没有拒绝的理由,通天之匙他势在必得。

    或许在牧灵看来,他太贪婪了,不趁着此刻的机会斩杀了对面两人,反而与对方合作,无异于养虎为患。

    但,他无惧。

    即便对面恢复了伤势又如何,行字诀号称天下极速,哪怕他只是领悟了皮毛,他想走,也不是对面能够阻拦得了。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破开阵法后,如何从两人手中夺得通天之匙。

    烈如风眼中闪过一缕毫光,心中窃喜。

    人都是贪婪的,即便是圣人也如此,秦铭不可能不上当。

    “那开始吧。”烈如风沉声道,随后朝着远处的东野平使了个眼神。

    八极分光阵,分处八极,此刻四人各自站在不同的方位,呈四方之势,开始破解这门阵法。

    ……

    北俱芦洲迷雾森林的最北地。

    赤虹觀袁觀主单手掐起一名仙风道骨的老者,恨声道:“干什么吃的,到现在还没找到入口的薄弱点?”

    这几个月,他们且战且逃,几乎是杀出一条血路来寻找界域入口。

    看着门中弟子不断锐减,这让原本涵养不错的袁觀主都不由心生怒气。

    “老朽也没办法准确分辨出入口到底在哪里,但老朽可以保证绝对是这个方向没错。”老者涨红了脸,显然快喘不过气来了,瑟瑟说道。

    阮天是北俱芦洲出了名的阵法大师,是被皇甫云挟持到这里寻找界域入口。

    但花费这么长的时间真不能怪他啊,幽魔珠的感应时强时弱,导致寻找的难度大大提升。

    有时他甚至都会产生一种怀疑,这秘宝是不是坏了,只是忍住不敢说出口。

    “好了,收起你那脾性,阮大师定会竭力帮我们寻找入口的,对不对?”

    皇甫云先是喝斥了一番袁觀主,随后一脸笑意看着阮天,只是这笑意有些渗人,吓得阮天如小鸡啄米,连连点头称是。

    解决了内部问题,皇甫云望了眼身后不断追击而来的飛星府,心中不由叹息一声。

    没了烈陽殿的支持,这几个月,他们且战且逃,一路向北进发这片荒无人烟的最北地。这里已经是极北之地无法开垦的地带,严寒酷冷妖兽横行,再加上空气中近乎枯竭的灵气,种种恶劣条件的环境,根本没有武者愿意入驻这片区域,自然也没有人熟悉这

    片区域,导致队伍行径的速度异常缓慢。

    但没办法,幽魔珠指引的方向就是在这里。

    “早晚我要让这四家彻底在北俱芦洲除名。”袁觀主恨声道,连带烈陽殿也被他列入灭门的目标。

    “呵呵,会有那么一天的。”皇甫云眼中闪过一丝憧憬。

    只要找到界域入口,他们就可以腾出手来逼退飛星府的人,到那时掠夺界域外世界的资源作为辅助修炼,他们就有灭门的能力了。

    一想到这里,皇甫云眼中闪过一缕深沉的幽光,他相信这个时间不会太长。

    “还要多久才能找到入口。”袁觀主再度揪起阮天,说道。

    “两年……哦不,一年。”感受到袁觀主凶戾的目光,阮天脸色迟疑道。

    当说出这话后,阮天惊惧地发现,这股凶光仍旧没有退去的意思。

    一股莫名的寒意自脊椎骨升起,阮天连忙拍着胸口指天发誓道:“不不不,半年!半年内老朽必定能找到界域入口。”

    在这里,阵法大师可不止他一人,他随时都有被取代的可能,一旦被取代那就代表着没有利用的价值,等待他的结果可想而知。

    “好,老夫记住你的话了。”袁觀主淡淡说道,这才彻底松开阮天。

    ……

    大明王朝地底深处。

    “秦铭,他们在明显在拖延时间,再这样下去,咱们危矣。”牧灵焦急地传音道。

    对面两人破阵时明显在敷衍,重点是在疗养自身。

    如今三个月过去了,破阵遥遥无期,一旦真让对方彻底恢复实力,秦铭真的无法再压制他们了。

    “无妨,秦某心中有数。”秦铭淡然道,手上依旧在不断攻阵。

    “不管你了,我走了。”牧灵气得跺脚道,她想离开,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下去了。

    秦铭总是表现出一副智珠在握的感觉,但这种自信却又让人觉得虚无缥缈,很不真实,让她毫无安全可言,与其如此,倒不如趁着秦铭还能震慑住烈如风,先行离开。

    “你还不能走,嗯,至少需要破阵以后。”秦铭坦言道。

    少了牧灵还怎么破阵,需知这是破解八极分光阵最低的要求。

    “我不走,难道陪你一起死吗?咱们关系还没好到可以做一对生死鸳鸯吧?”牧灵几乎是含着一股怒气脱口说出来。

    不过很快牧灵便反应过来话里的问题,俏脸微红。“生死鸳鸯倒是免了。”秦铭苦笑一声,不过很快便调整心态,正色道“留下来,秦某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注册送体验金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