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5 双木非林(梦境)
    听陈洵说了许久,可林沐允的心里却并没有多好受。

    相反,还沉甸甸的。

    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人丢进了深海里,胸口还被压上了一颗大石头,令人难以喘息。

    或许是察觉到了林沐允的情绪有些低落,陈洵适时住口,“好了,今天就和你聊到这吧,很晚了,我送你回去。”

    “今天?”她觉得字眼儿很特别。

    他的意思是,之后还会再联系她是吗?

    想到这种可能,林沐允却缓缓摇头,“谢谢,但我想不用了。”

    事到如今,她已经看得分明。

    林总和他妻子之间的感情,容不得任何人插足,无论时间过了多久,唯爱不变。

    不过,在失落之余,她也很庆幸。

    庆幸……

    自己喜欢上的是这样深情的男人。

    这足以证明,她的眼光很不错。

    见林沐允的眸光从初时的黯淡渐渐恢复了正常,陈洵安心的收回了目光。

    “走吧。”

    淡淡丢出了这么一句话,他就率先起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林沐允微微蹙眉。

    怎么觉得陈秘书今天怪怪的?

    认命的跟在他身后往外走,她心里不禁在想,他叫她出来的目的倒是很明确,可她不懂,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仅仅是为了满足她的好奇心?!

    可是根据她在林氏工作这么久的经验来看,他不想是这么闲的人。

    刚刚她已经询问过一遍这个问题了,但他并没有正面回答。

    现在再问一次的话,或许不太好……

    林沐允有个很好的优点,那就是她“有分寸”。

    多年的职场经验将她历练成为了一个八面玲珑的人,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样的话,她很清楚。

    所以,这一刻她选择了沉默。

    直到陈洵的车子停在了她家楼下,她才温声道谢,“路上小心。”

    “请等一下。”

    “有什么事吗?”林沐允疑惑。

    “离开林氏,你有什么打算?”

    “嗯……”她沉吟了一下,“暂时还没想好,可能会先给自己放个假,出去玩一趟,回来之后再考虑工作的事。”

    虽然林沐允并不是一个自恋的人,但对于工作,她从来都不担心。

    这还得有赖于她喜欢林司南这件事。

    因为喜欢他,所以想让自己变的更优秀。

    于是,在别的女孩子都画着美美的妆出去逛街约会的时候,她却奔波游走于各种培训班,学习外语和交谊舞。

    尽管辛苦,但收获颇丰。

    以至于——

    她还在林氏任职的时候,就有很多企业花高价挖角她。

    之前她一直不为所动,可是现在,她却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了。

    “如果你不确定去哪工作的话,或许我可以帮忙。”陈洵忽然开口。

    “你……”

    “有需要的话,打电话给我。”

    “谢谢。”

    陈洵朝她笑笑,“不客气。”

    下车之后,林沐允甚至还能察觉到对方落到她身上的视线,专注的目光让她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

    到了这个份儿上,她要是还察觉不出什么,那就真的是空长个脑子了。

    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陈洵居然会对她……

    他藏得也太好了吧,她一点都没有发现。

    还是说,因为之前她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林总的身上,所以并没有察觉到他的感情?

    仔细回忆一下,在和陈洵公式化的接触中,他的确是对她满照顾的。

    遗憾的是,她发现的太晚了。

    而现在,她暂时无法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一切,都留给时间吧……

    *

    早上7:00,林司南的生理闹钟准时响起。

    睁开眼睛之后,他翻身从床上坐起,没有丝毫犹豫。

    从前,他不是这样的。

    晨起之后他往往习惯在床上赖一会儿,抱着宁心在床上滚两圈,彻底实践他当初说过的话,做她一个人的熊。

    可自从她离开之后,他就戒掉了这个习惯。

    躺在床上越久,他就觉得越孤寂。

    昨晚——

    他梦到了她。

    一支舞的时间,她就不见了。

    然后,他心急的大声呼喊,连名带姓地喊。

    呐喊声落在旷野里,好像被吞吃了似的,没留下一点声响,彻底的寂静,给沉沉的夜色增添了分量,也加深了他的孤凄。

    这类的梦他做过很多次,即便梦境不同但情味却总相似。

    往往是他们两个人从一个地方出来,她一晃眼便消失了,他到处问询,却没人理他。

    于是,他或是来回寻找,走入一连串的死胡同,或时独自在昏暗的车站等车,等末班车,可是车却一直不来。

    梦中凄凄惶惶,似乎只要能找到她,就能一起回家。

    但是最终,他什么也没有等到。

    一时着急,他猛然惊醒。

    之后便一个人在寂静的夜里,伏在枕上,让过去的事情一幕一幕地、断断续续地在他眼前重演一遍,而自己仿佛成了一个旁观者,沉默的看着。

    开心着他们的幸福,悲伤着他们的难过……

    宁心。

    昨天夜里,他唤着她的名字醒来。

    恍惚间,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她从前对他说过的话。

    他说,他喜欢“宁心”这两个字。

    而她却说……

    我的名字对你有什么意义呢?

    它会死去,

    像大海拍击海堤,

    发出的忧郁的汩汩涛声,

    像密林中幽幽的夜声。

    它会在纪念册的黄页上,

    留下暗淡的印痕,

    就像用无人能懂的语言,

    在墓碑上刻下的花纹。

    它有什么意义呢?

    或许,

    它该被忘记,

    在新的、激烈的风浪里;

    或许,

    它不会给你的心灵,

    带来甜蜜、温柔的回忆。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

    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

    剃须刀细微的“嗡嗡”声响起,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楚。

    镜中的男人容貌很英俊,特别是那双眼睛,很多情。

    林司南接的,朝辉曾经说,他这张脸长得就是一副“风流”像。

    却没想到……

    比任何人都深情。

    当时他微微笑着没说什么话,因为在遇见宁心之前,他自己也没想到,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会来的那样汹涌。

    洗干净脸上的泡沫,林司南注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他的样貌好像没怎么变化,又好像,变了很多。

    既盼望着老去,又不希望老去。

    人易老,事多妨,梦难长。

    一点深情,三分浅土,半壁斜阳……

    如果可以,他很希望宁心留下,他离开。

    自私也好、任性也罢,不过是不想独自留在这个世上,做她的“未亡人”。

    其实,他还挺喜欢这三个字的。

    缠绵悱恻,满含着无尽的情意,让人不禁好奇,那会是一段怎样的故事……

    收拾好自己之后,林司南脱下睡衣,换上了一套浅蓝色的休闲西装。

    前阶段他刚刚忙完了一笔生意,所以就提前开始了今年的假期。

    宁心离开以后,他戒掉了很多和她在一起时养成的习惯,但与其同时,也养成了一些新的习惯。

    比如——

    他每年都会固定休息十几天,出去旅游。

    有时是在国内,有时是在国外。

    那些地方,有的是曾经宁心去过的,有的是他们一起去过的。

    还有的……

    是他们想去但是却没来得及去的地方。

    旅行,是一条很漫长的道路。

    在这条路上,他走过阳关大道,也走过独木小桥。

    路旁有深山大泽,也有平坡宜人;有杏花春雨,也有塞北秋风;有山重水复,也有柳暗花明;有迷途知返,也有绝处逢生。

    每到一处风景、尝到一道美食、看到一件趣事,他都会想,要是她在就好了。

    可是,路太长了,时间也太长了,影子太多,回忆太重……

    林司南到现在都记得,宁心离开后,朝辉曾经拍着他的肩膀对他说,“别那么垂头丧气的,心心说过,即使失去一切,明天仍在我们的手里。”

    他点头,没说什么。

    但心里却在想,他失去的,就是他的“明天”。

    “木木,爹要出门了,把你送你二叔家去吧。”摸了摸“木木”的头,林司南抱着“他”出了门,放进了车里。

    “汪——”

    雪白的萨摩耶朝他叫唤了一声,像是在回答。

    他以前从来没有养狗的习惯,不过后来却变了。

    平时他都是自己照顾这只狗狗,但最近几天他都不在,只能把它送到林染那里去了。

    反正他们家“狗吵兔子闹”的,也不差多他家木木一个。

    将狗狗交给了施萌,林司南就直接去了机场。

    这次,他的目的地是四川。

    品尝一下那边地道的火锅,这是他和宁心之前没有完成的愿望清单。

    他所认为最深沉的爱,莫过于分开以后,他将自己活成她的样子……

    愿变成一块石头,守望着他已经看不见的小船。

    飞机起飞之后,林司南从手提包里拿出了一本书,是一些民国诗人的爱情故事,他刚刚看到杨绛先生那一篇。

    读到这儿,林司南微微弯唇。

    初见……

    真的是一件太美好的事情。

    他和宁心的初遇,于他而言,也美好朦胧。

    那一天,她穿着米色的风衣,黑色的高跟鞋,过肩的发随意散着,背影纤细。

    后来,机缘巧合下,他们认识了。

    随着一次次的接触,他被她吸引,并且越陷越深。

    在她出国回家前的那天夜里,他们是在医院里度过的。

    他接着酒劲儿向她表白,她答应了。

    然后,他们接了吻。

    蜻蜓点水般的一吻,却令他心动至今。

    此后无数次回忆那一幕,林司南都觉得,之所以那个吻让他那么念念不忘,其实是因为他期待已久,他早就fall—in—love了……

    遗憾的是,他当时没有对她说一句“我爱你”。

    应该,早点告诉她的。

    宁心……

    我爱你。

    “宁心……”他轻唤出声。

    “嗯?”

    “对不起。”

    “为什么要道歉?”宁心奇怪。

    摇了摇头,林司南却并没有回答。

    事实上,是因为爱她,所以想要跟她道歉。

    他的爱沉重又污浊,里面带有许多令人不快的东西,比如自私、纠结、忧愁,他的心又那样脆弱不堪,自己总被家人影响而产生一些负面情绪,好像在一个沼泽里越挣扎越下沉。

    而他爱她,想把她也拖进来陪着他,期待她的救赎。

    *

    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顺利的让林司南简直不敢相信。

    在这之前,他预想过无数种可能,而宁心会接受他的感情,是他最期待却又最不敢抱有幻想的一种。

    偏偏,幻想成真了。

    生怕这是个梦,他在心里无数次的问自己。

    这是真的吗?

    此刻在他面前的她,真的就是宁心吗?

    会不会是他被人下药了,脑子里出现的幻觉?!

    想到最后一种可能,林司南忽然伸手“啪”地一声,不重不轻的拍在了宁心的脸上。

    掌中真实的触感让他眸光越变越亮,却没有注意到,刚刚升级为他未婚妻的姑娘,脸色却隐隐变的有些难看。

    打她一巴掌?

    什么意思……

    等到林司南回过神来,对视上宁心似笑非笑的眼神,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啪——

    握着她的手毫不犹豫的扇了自己一下,他笑的十分谄媚,“这下公平了?”

    “你为什么打我?”她比较在意这一点。

    “那不是打……”林司南回答的有点心虚。

    “别告诉我,那是爱抚?”

    “……”

    后路都被堵死了。

    尴尬的笑了笑,强烈的求生欲让林司南从实道来,“我以为是梦,所以想确定一下。”

    “确定你怎么不打你自己呢?”

    “刚才不是打了嘛。”

    “……”

    一时间,两人没再说话,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却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好幼稚!

    “明天……”她还走吗?

    看着林司南欲言又止的小眼神儿,宁心心下了然。

    不过,她却依旧选择了摇头拒绝。

    “为什么?!”他哀嚎。

    “我出来时间不短了,再不回去我爸妈会很想我的。”她也不能谈了恋爱就不要父母了呀,“我回去陪陪他们再回来找你,或者,你也可以和我一起去。”

    “见父母?”

    宁心摇头,“想多了。”

    “……”

    要不要这么实在。

    “哪有刚确定关系就把未婚夫一个人丢在国内的,我会很孤单的。”虽然刚确定关系不到十分钟,但林司南却已经很适应这个身份了。

    “我也是一个人在国外啊,陪你一起孤单。”

    “宁心……”

    “给了你选择了,是你自己犹豫不决。”

    “谁说我犹豫不决了?”林司南被激的梗起了脖子,“我跟你一起走!”

    望着他的眼中充满了笑意,宁心见他这么说却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因为,她觉得他会改注意。

    瞥见她眸中的笑意,林司南也不禁跟着勾起了唇。

    而且,笑容越来越大。

    被他笑的有些发毛,宁心微微抿唇,“你笑什么呀?”

    傻里傻气的……

    “开心。”

    “为什么开心啊?”

    “觉得自己太幸福了。”他的话和他的笑,都是发自内心的。

    “这样就幸福啦?”

    “嗯。”

    说起来她可能不会信,但事实上,他对幸福的要求很简单。

    “有多简单?”宁心好奇。

    “就是……”林司南朝她神秘的一笑,“晴天的时候可以晒晒被子聊聊天,阴天窝在屋子里,没事的时候吵吵架,打打孩子。”

    “……”

    宁心想,他想要的这个“幸福”变不变态她先不说。

    更重要的是,他们得先有个孩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注册送体验金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