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5 双木非林(梦境)
    听陈洵说了许久,可林沐允的心里却并没有多好受。

    相反,还沉甸甸的。

    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人丢进了深海里,胸口还被压上了一颗大石头,令人难以喘息。

    或许是察觉到了林沐允的情绪有些低落,陈洵适时住口,“好了,今天就和你聊到这吧,很晚了,我送你回去。”

    “今天?”她觉得字眼儿很特别。

    他的意思是,之后还会再联系她是吗?

    想到这种可能,林沐允却缓缓摇头,“谢谢,但我想不用了。”

    事到如今,她已经看得分明。

    林总和他妻子之间的感情,容不得任何人插足,无论时间过了多久,唯爱不变。

    不过,在失落之余,她也很庆幸。

    庆幸……

    自己喜欢上的是这样深情的男人。

    这足以证明,她的眼光很不错。

    见林沐允的眸光从初时的黯淡渐渐恢复了正常,陈洵安心的收回了目光。

    “走吧。”

    淡淡丢出了这么一句话,他就率先起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林沐允微微蹙眉。

    怎么觉得陈秘书今天怪怪的?

    认命的跟在他身后往外走,她心里不禁在想,他叫她出来的目的倒是很明确,可她不懂,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仅仅是为了满足她的好奇心?!

    可是根据她在林氏工作这么久的经验来看,他不想是这么闲的人。

    刚刚她已经询问过一遍这个问题了,但他并没有正面回答。

    现在再问一次的话,或许不太好……

    林沐允有个很好的优点,那就是她“有分寸”。

    多年的职场经验将她历练成为了一个八面玲珑的人,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样的话,她很清楚。

    所以,这一刻她选择了沉默。

    直到陈洵的车子停在了她家楼下,她才温声道谢,“路上小心。”

    “请等一下。”

    “有什么事吗?”林沐允疑惑。

    “离开林氏,你有什么打算?”

    “嗯……”她沉吟了一下,“暂时还没想好,可能会先给自己放个假,出去玩一趟,回来之后再考虑工作的事。”

    虽然林沐允并不是一个自恋的人,但对于工作,她从来都不担心。

    这还得有赖于她喜欢林司南这件事。

    因为喜欢他,所以想让自己变的更优秀。

    于是,在别的女孩子都画着美美的妆出去逛街约会的时候,她却奔波游走于各种培训班,学习外语和交谊舞。

    尽管辛苦,但收获颇丰。

    以至于——

    她还在林氏任职的时候,就有很多企业花高价挖角她。

    之前她一直不为所动,可是现在,她却应该好好考虑一下了。

    “如果你不确定去哪工作的话,或许我可以帮忙。”陈洵忽然开口。

    “你……”

    “有需要的话,打电话给我。”

    “谢谢。”

    陈洵朝她笑笑,“不客气。”

    下车之后,林沐允甚至还能察觉到对方落到她身上的视线,专注的目光让她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

    到了这个份儿上,她要是还察觉不出什么,那就真的是空长个脑子了。

    只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陈洵居然会对她……

    他藏得也太好了吧,她一点都没有发现。

    还是说,因为之前她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林总的身上,所以并没有察觉到他的感情?

    仔细回忆一下,在和陈洵公式化的接触中,他的确是对她满照顾的。

    遗憾的是,她发现的太晚了。

    而现在,她暂时无法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一切,都留给时间吧……

    *

    早上7:00,林司南的生理闹钟准时响起。

    睁开眼睛之后,他翻身从床上坐起,没有丝毫犹豫。

    从前,他不是这样的。

    晨起之后他往往习惯在床上赖一会儿,抱着宁心在床上滚两圈,彻底实践他当初说过的话,做她一个人的熊。

    可自从她离开之后,他就戒掉了这个习惯。

    躺在床上越久,他就觉得越孤寂。

    昨晚——

    他梦到了她。

    一支舞的时间,她就不见了。

    然后,他心急的大声呼喊,连名带姓地喊。

    呐喊声落在旷野里,好像被吞吃了似的,没留下一点声响,彻底的寂静,给沉沉的夜色增添了分量,也加深了他的孤凄。

    这类的梦他做过很多次,即便梦境不同但情味却总相似。

    往往是他们两个人从一个地方出来,她一晃眼便消失了,他到处问询,却没人理他。

    于是,他或是来回寻找,走入一连串的死胡同,或时独自在昏暗的车站等车,等末班车,可是车却一直不来。

    梦中凄凄惶惶,似乎只要能找到她,就能一起回家。

    但是最终,他什么也没有等到。

    一时着急,他猛然惊醒。

    之后便一个人在寂静的夜里,伏在枕上,让过去的事情一幕一幕地、断断续续地在他眼前重演一遍,而自己仿佛成了一个旁观者,沉默的看着。

    开心着他们的幸福,悲伤着他们的难过……

    宁心。

    昨天夜里,他唤着她的名字醒来。

    恍惚间,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她从前对他说过的话。

    他说,他喜欢“宁心”这两个字。

    而她却说……

    我的名字对你有什么意义呢?

    它会死去,

    像大海拍击海堤,

    发出的忧郁的汩汩涛声,

    像密林中幽幽的夜声。

    它会在纪念册的黄页上,

    留下暗淡的印痕,

    就像用无人能懂的语言,

    在墓碑上刻下的花纹。

    它有什么意义呢?

    或许,

    它该被忘记,

    在新的、激烈的风浪里;

    或许,

    它不会给你的心灵,

    带来甜蜜、温柔的回忆。

    但是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

    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

    并且说:

    有人在思念我,

    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

    剃须刀细微的“嗡嗡”声响起,在寂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楚。

    镜中的男人容貌很英俊,特别是那双眼睛,很多情。

    林司南接的,朝辉曾经说,他这张脸长得就是一副“风流”像。

    却没想到……

    比任何人都深情。

    当时他微微笑着没说什么话,因为在遇见宁心之前,他自己也没想到,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会来的那样汹涌。

    洗干净脸上的泡沫,林司南注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他的样貌好像没怎么变化,又好像,变了很多。

    既盼望着老去,又不希望老去。

    人易老,事多妨,梦难长。

    一点深情,三分浅土,半壁斜阳……

    如果可以,他很希望宁心留下,他离开。

    自私也好、任性也罢,不过是不想独自留在这个世上,做她的“未亡人”。

    其实,他还挺喜欢这三个字的。

    缠绵悱恻,满含着无尽的情意,让人不禁好奇,那会是一段怎样的故事……

    收拾好自己之后,林司南脱下睡衣,换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

注册送体验金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