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83.种土豆
    此为防盗章, 多谢支持正版^3^

    萧氏见此,心情更加大好,对着小赵氏弯唇一笑,换来小赵氏愈发阴沉的脸色。

    陆昌兴见一切都收拾妥当了, 领着妻儿拜别赵氏,就这么开开心心往新家去了。

    到了新家,萧氏四下一打量, 见庭院内布置的井井有条,正院内的花圃中已经种好了自己喜爱的牡丹花。如今正值牡丹花期,那大片大片开得富丽堂皇的牡丹格外夺人眼球,仿若昭示着二房日后的生活也会跟这花儿似的, 灿烂至极。

    陆安珩也很激动, 习惯了现代社会的小家庭模式,陆安珩对之前一大家子人同住一个屋檐下的行为实在非常不习惯。更何况,大房一家对自己一家明显不怀好意,陆安珩当初还昏昏沉沉之时, 便模模糊糊地听到了小赵氏对萧氏的明朝暗讽, 再加上上回去给赵氏请安时的情景,陆安珩都替萧氏感到累。这回可好了,远离了大房与赵氏, 萧氏总算是能当家做主了!这不, 萧氏的步子都轻快了几分呢。

    萧氏却是百忙之中还瞪了陆昌兴一眼, 心中暗怒, 还跟自己打马虎眼呢!瞧这院子的装饰, 说他不是早有准备,谁信呐?

    陆昌兴摸了摸鼻子,就这么眉眼含笑地看着萧氏。他本就生得极好,乍一露出这么发自内心的笑容来,竟是让人生出了满室生辉之感。纵然萧氏与他成婚多年,孩子都生了三个,也微微目眩神迷,与陆安珩姐弟三人一同看呆了去。

    一切收拾妥当后,一家人简单的用了点午膳,陆昌兴想着前几日妻子对自己说的话,放下筷子后就将陆安珩给提溜到书房了。

    被亲爹拎在手上的三头身陆安珩:……劳资要长高,把我的大长腿还给我!

    到了书房,陆昌兴原本还带着笑意的脸瞬间便严肃了起来,陆安珩仔细一看,书房里竟然还有一张矮案几,看高度,恰好适合自己这般大的孩子使用。案几正中摆着一本崭新的《千字文》,左上角则工工整整地放置着笔墨纸砚。

    闻着满室的墨香,陆安珩突然就淡定了——艾玛毛笔字和千字文,这我都会啊!太好啦,屁股保住了!

    咳……这个就要想当年了。话说当年陆安珩还是个熊孩子的时候,虽然爷爷奶奶极为溺爱他,经常任由他将陆爹气得背过气去还护着他不让陆爹揍,但是两个老人家对陆安珩的教育也是极为重视的。爱护宝贝孙子的同时,两位老人家也意识到了自己这孙子性子太急躁,因此从陆安珩六岁起,于书法一道上造诣颇深的陆爷爷便亲自握着他的手,一笔一划的教他如何运笔,如何藏锋,就盼着练练书法能磨一磨陆安珩略显浮躁的性子。

    别说,这一招还真管用,陆安珩的性子还真沉稳了不少,直到陆安珩穿越来之前,都不曾放弃过书法的练习。从小到大,陆安珩获得过的书法奖杯都要摆满一大柜子了。说实话,要是陆昌兴一上来就教他什么《大学》《中庸》啥的,陆安珩估摸着这回又得挨上一回揍,不过今天要是只学书法和《千字文》地话,那完全没问题啊,小菜一碟!

    艾玛突然就能有机会当学霸了,陆安珩心中的小人儿喜滋滋的搓搓手,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陆昌兴却不知陆安珩心中所想,见长子直愣愣的看着那张小案几,陆昌兴神色严肃地对着陆安珩道:“我听你阿娘说,你吵着要念书,想要考进士,做大官。不愧是我的儿子,好志气!然而你可知,天底下读书人如同过江之鲫,能考中进士者万里挑一。那些能鲤鱼跃龙门之辈,无一不是数年苦读,头悬梁锥刺股,十年磨一剑,其中的苦楚,简直难以言喻。现在你告诉阿爹,你还想考进士吗?”

    陆安珩反问:“我若是不考进士,阿爹待如何?”

    “阿爹自然不会强求你!”陆昌兴的眼神柔和地看着陆安珩,接着道,“三郎你记住,阿爹不会强逼你们做你们不喜欢做的事情。若是你不想考科举,阿爹便为你挣下一笔家业,也让你衣食无忧。这条路,比科举舒服多了,三郎你想选吗?”

    听起来确实不错,混吃等死的悠闲日子,现代多少人的理想生活啊!陆安珩也有过瞬间的动心,而后立马又坚定了自己的本心,铿锵有力的答道:“这条路虽好,却不是我想要的。我身为家中长子,日后乃是要撑起门楣之人,自然不能躲懒!”

    “好!”陆昌兴几乎是惊喜地望着自己的长子,心中满是欣慰,神采飞扬地道:“那便不许叫苦!”

    “决不叫苦!”陆安珩的小脸上满是坚定之色,心中的倔劲儿也被陆昌兴这一句话给激出来了,自己从小到大不管被陆爹怎么折腾,可从来没叫过一声苦。现在专门念书就叫苦?你未免太小看了你儿子!

    陆昌兴对长子的表现满意极了,也不跟他废话,翻开了《千字文》,便开始讲解起来。

    很快,陆昌兴便吃惊地发现,自己的这个儿子,实在是让自己惊喜万分。不管自己教什么,陆安珩都能立马掌握,拿笔的架势也像模像样,写出来的全然不似寻常幼童那般歪歪扭扭。虽然自己今天不过就是简单地教了他“天地玄黄”四个字,然而其中的那个“黄”字对于幼童而言着实是不大好写。便是陆昌兴自己,当年头一回写黄字的时候,还差点占到了旁的格子里去了,大的尤为突兀。当然,陆昌平更菜,直接将这个字写成了一团黑墨,换来亲爹一顿好打。

    然而陆安珩却写得工工整整,握笔的手极稳,陆昌兴一眼便看出,即便是已经开蒙了好几年的七八岁孩童,论及手稳,估摸着还不及自己的长子。

    想到这里,陆昌兴心中的自豪感油然而生,自己的儿子,果然天资出众!

    再一考陆安珩方才所学的功课,陆安珩也不含糊,一口气就将它们给背了出来,顺便表示,自己已经超额完成任务,连后头的那些字也学会了。

    喜得陆昌兴连连抚掌大笑,还抓着陆安珩往空中抛了几回,可见他内心是多么的喜悦。

    念书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陆安珩回去便给自己做出了一张时间表,将自己一天的时间排的满满当当的。陆安珩从来不是说大话的人,他说要考进士,那就一定是要考上的。就跟他当初高三时说自己要985名校,同学和老师都觉得他在发梦!结果呢?陆安珩规划了一年,努力了一年,稳稳当当地拿到了心仪高校的录取通知书,成为学校中学渣逆袭的典范。

    现在,陆安珩既然下定决心要考科举,那就不会偷懒糊弄自己。即便他不大关心注册送体验金的平台,也知道古代的科举考试,录取率比985院校要低多了。陆安珩也从来不曾小看别人,虽然芯子比同龄人大得多,陆安珩却不会自大的认为别人一定会不如自己。他并不是智商超群的人,唯一能算得上优点,便是自身强大的自制力。好在现在年龄小,留给自己的时间还很长,足以准备日后的科举之路。

    陆安珩很快就做好了自己的作息时间表,卯时(早上七点)起床,向父母请安后,与他们一道儿用膳。而后打一套军体拳,锻炼身体。这套军体拳是当初陆爹教给他的,陆安珩一直坚持锻炼,所以他从小到大身体倍儿棒,几乎很少生病,现在也自然而然的继续练了起来。要知道,古代科举,考的不但是脑力,还有体力,多少人竖着进去被抬着出来,陆安珩可不想在身体素质这方面吃亏。不过他现在是三头身的团子一枚,练起来格外有喜感,陆昌兴与萧氏看的有趣,只当他是小孩子家家胡乱动动腿脚,也由着他去了。

    而后便到了辰时,开始跟着陆昌兴念书,直到用午膳。休息半个时辰后,接着背书练字复习功课,直到晚膳时分才停止。用完晚膳后陪着萧氏说说话,逗逗还是个胖团子的四郎陆安珏,又拉着陆芙与陆安珏散散步,权当领着他们锻炼身体。

    到了戌时(晚上八九点),陆安珩便一边闭眼睡觉一边在脑海里再回忆一遍当天所学的知识。

    不仅如此,陆安珩怕自己忘记,还特地给自己加训,每天所学的内容,背上五十遍,又抄上十遍。如此折腾下来,只要陆安珩的智商在平均线上,就算依靠着惯性都能背下来。

    事实证明,效果显著。陆安珩的功课,没一回出过差错。

注册送体验金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