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最新章节,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 020 我不想失去你(二更),密爱追凶:男神住隔壁乐文 - 注册送体验金的平台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0 我不想失去你(二更)
    韩智娴跳楼的事情除了黎曜和季茜这边,并没有其他人知晓,包括韩智媛。

    当天,黎曜给季茜和韩智娴请的假并没有用上,因为韩智娴在醒来后不过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就和季茜赶回了剧组。

    季茜本来想让她再多休养一下,结果怎么也拦不住。

    后来她索性放弃了,想着韩智娴忙起来,总比在床上双目无神、面如死灰的躺着要强,只好陪她一起回了片场。

    至于韩智娴为什么听劝,季茜琢磨,应该是当时自己说的那句:如果你现在死了,我和千钰很多戏份都要重拍,前期所有的辛苦就全部白费。

    没想到歪打正着,韩智娴的确一心求死,却不愿意连累他人。

    化妆的时候,化妆师用了很厚的遮瑕霜和粉才盖住了韩智娴身上的吻痕,韩智娴却木木地坐在那里任由化妆师摆弄,全程对化妆师惊诧的视线视而不见。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季茜觉得,韩智娴就好像被抽走了灵魂,变成了一个木偶,对周遭的一切都不在乎,整个人活着,但心却已经死了。

    她试图宽慰她,却并不奏效。

    这一晚,因为怕韩智娴出事,季茜主动去了韩智娴的房间,和她一起睡。

    “我不会再跳楼的,你回去吧。”韩智娴淡淡地对她说道,平日里爱笑的眸子里如古井无波,幽深得令人有些心惊。

    “我想和你睡,行不行?”季茜厚着脸皮凑了上去,直接占据了她的床。

    韩智娴看向她,眸光微抬,面部表情竟然是说不出的冷漠。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我不说话。”季茜伸手捂住嘴巴。

    就在季茜以为韩智娴会妥协的时候,她竟然转身拎起包,看样子是要直接出门去。

    季茜连忙起身拽住了她的胳膊,“你去哪里?”

    韩智娴看着门的方向,不回答。

    那样的韩智娴,平静得竟然令季茜发憷,季茜几乎是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既然自己不走,那她走。

    她一颗心瞬间坠入冰窟,韩智娴这是连自己都不理了吗?

    认清楚这个事实,她在心底叹了口气,明白这件事情只能徐徐图之。

    松开了她的手,季茜看向她,说道:“我不想劝你那些所谓的‘挺过这关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或者‘历经磨难总会遇到转机’,但智娴,我真的不想看到你这幅样子,这一切并不是你的错,我不希望你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尽管我说这话仍旧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智娴,我不想失去你这么个好朋友,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好好儿的。我曾经最好的朋友也是因为挫折后来车祸身亡,这种事情我已经经历过了一次,不希望再经历第二次,求求你了,韩智娴……”

    季茜说完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她发现自己最近真是越来越爱哭了,但是她控制不住。

    她这一辈子没交过几个朋友,唯一真心对待的,不过一个盛沛白、一个谯夏,再就是韩智娴。

    盛沛白车祸横死,而谯夏因为盛沛白与她决裂,想来想去,她身边竟只有一个韩智娴。

    或许别人有很多朋友,但她季茜却只剩韩智娴一个啊……

    然而,尽管她如此恳求,韩智娴却依旧无动于衷,“我不会寻死,你回去吧。”

    她依然是这么一句话,却俨然拒人于千里之外。

    季茜点了点头,抹干净了眼角的泪水,“好,不过我不会放弃的。”

    说完,她一脸倔强地出了门。

    望着季茜的背影,韩智娴的眸光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门关上,她放任自己身体一滑颓然地跌坐在地板上。

    而眼泪,悄无声息从眼角滑落。

    她定定地看着门,不是她不想答应季茜,可是,她发现自己做不到啊。

    她已经失去了一切,甚至连自己都失去了,变得那么肮脏……

    她这样的人,又怎么配拥有那些纯粹、干净而又美好的感情?

    就让她,自生自灭好了。

    *

    一路绷着,直到回了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关上,季茜终于止不住眼泪。

    哀莫大于心死,面对这样的韩智娴,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无能为力。

    拨到了宋臻的电话,电话接通,她“喂了”一声,然后就开始嚎啕大哭。

    “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宋臻从未听过季茜哭得如此伤心,顿时一颗心揪起,连忙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可恨的是他离她那么遥远,只能通过电话来联系。

    “宋臻,智娴出事了,她想死,我怎么都劝不住……呜呜……”她哭泣着,“我劝不住她,怎么办,怎么办?”

    “你别急,慢慢和我说好不好?或许我能帮你呢?”宋臻连忙哄道。

    季茜不断地哭着,非常伤心。

    “你再哭下去,眼睛会肿的,我会心疼的,今天我生日,这是我的愿望,你能帮我实现吗?”宋臻轻声说道。

    果然,季茜想到生日这一茬,愣是渐渐收住了哭声。

    “乖,把前因后果给我讲清楚,我看能不能帮你好不好?”宋臻又道。

    想到宋臻心理学家的身份,季茜立即觉得抓住了希望,抽泣着,一五一十地把她知道的一切告诉了宋臻。

    宋臻也没有想到,韩智媛竟然做到了这一步。

    连自己的亲妹妹的都下得去手,遑论季茜!

    不过眼下季茜有丁竞彪守着,还有黎曜的人看着,人身安全是没有问题的,就是担心韩智媛利用网络舆论。

    看来这件事得让季茜提醒一下她的经纪人,做好防备。

    “按照你这么说,韩智娴既然愿意和你一起回剧组,应该不会再寻死,只是看她的样子,估计一时半会儿走不出来。”宋臻如实地帮她分析。

    除了韩智娴,季茜现在肯定听不进其他话。

    “那怎么办?”季茜焦急。

    “让她觉得是自己是被需要的,由于责任,她跟你回到了剧组,所以你还可以依法炮制,发掘或者制造她被需要的点。我记得你们一起参加过《萌宠驾到》,可以用宠物转移她的注意力。”

    “可是她怕狗啊……”宋臻一定是没看完节目吧,如果是自己,肯定抱着毛毛就能治愈,但韩智娴,韩智娴根本就是个伪狗友,这招不行啊!

    “除了被需要和转移注意力之外,还有一种方法,对比。当看到有人过得比自己还惨,自己当下的惨境也就会被衬托得相对容易承受一些,心理上会受到一定的安慰。”

    季茜用手背揩干净了眼角的泪,抽泣一声,“这能行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有时候就是某一个点的触发,关键是你用心了,她就一定能感受到。季茜,无论什么办法,真心才是最重要的。”宋臻的声音从话筒里面传来,慢慢地令她情绪平静了下来。

    “就像是我只要抱着你即便不说话也会感到很安心一样吗?”她趴在床上,将自己裹成了一只蚕宝宝,抱着电话讲道。

    “嗯。”

    “宋臻,我想你了。”

    “乖,我也想你了,好些了吗?”

    “嗯。”她乖巧地点头。

    “记得给你的经纪人打给电话,让她帮你注意韩智媛那边的动静。”

    “好。”

    “对了,韩智媛是韩智娴同父异母的姐姐的这件事情你给她说过吗?”宋臻突然想起这件事。

    “还没有。”季茜陡然反应过来,“如果我给智娴讲了,她心里会不会好受一点?”

    “估计效果不明显,她既然不知道,说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而且她们也并不是没有血缘关系,只不过不是一母同胞而已。”

    “那我还要说吗?”季茜有些犹豫。

    “可以说,可能也只有她清楚韩智媛为什么要那样对她,这个原因或许在其中占了很大的成分。”

    听完了宋臻的话,季茜总算是没那么难受和无助了。

    “那我现在就去找她,我忍不住了!”她是个行动派,让她憋一晚上她绝对要疯的。

    “可以,但是不准再哭了。”宋臻叮嘱道。

    想到自己刚才在电话里哭得稀里哗啦的,季茜脸一烧,应了声是,又对电话亲了一口,“小宋哥哥,我最爱你了,挂了啊!”

    说完,她当先挂了电话,又满血复活地去找韩智娴去了。

    宋臻站在阳台上,看着亮起的屏幕上弹出来的通话记录,望着被季茜强行修改的备注名——“小季妹妹”四个字,唇角不禁翘了翘。

    什么时候,他竟然跟个情窦初开的小伙子一样,冲着电话傻笑了。

    但奇怪的是,他并不排斥这种经历与感受。

    甚至幼稚到感觉季茜隔着电话亲的那一口仿佛真的落到了自己脸上,轻轻的,有些痒,带着柔软与芬芳。

    宋臻,你还真是魔怔了啊。

    他在心里如此想。

    而此时,季茜又重新来到了韩智娴的门口,她直接敲响了门。

    屋内,仍然放任自己坐在地板上的韩智娴终于有所动作,她微微拧起眉头,目光渐渐聚焦,然后凝在了门上。

    谁那么讨厌,大晚上的敲什么门。

    但是那敲门声却持续地响着,让她不想理会都不行!

    她烦躁地皱起眉头,最终忍无可忍,终于慢慢地撑起身体,站了起来,然后拖着沉重的脚步朝门口走去。

    因为烦躁,她甚至连原本的要先看一眼猫眼的警戒习惯都没有了,直接拉开了门。

    看到季茜的那一刻,她无神的双目才稍微回神,然后蹙起的眉尖更加皱紧了。

    她真的不想要看到季茜。

    季茜却直接挤了进去,然后把门给关了,看地上还躺着韩智娴的包,再看她身上还是刚才那身衣服,就知道她从刚才到现在肯定没动过。

    拽着韩智娴,她把她压到了床上坐下,然后说道:“智娴,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

    韩智娴浑身散发着冷漠的气息,甚至眼神都不曾看向她,而是凝在地板上,仿佛能把那地板看出花来。

    “智娴,你做好心理准备,这件事和你姐姐韩智媛有关系。”季茜握着她冰凉的手,蹲了下去,试图寻找她的目光,让她看自己。

    果不其然,提到韩智媛,她总算是稍微有了一点儿反应。

    季茜目光定定地注视着她,“因为谯夏死亡的事情,宋臻曾经查到过你姐身上,然后发现,你们其实是——同父异母的关系。”

    同父异母四个字一出来,终于让韩智娴抬起了她那无力垂下的头颅。

    “你,你说什么?”她的嗓音有点儿哑,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力气,还是因为许久没开口的原因。

    “她和你,同父异母,不是一个妈妈。”季茜怕她没听清,再次说道。

    韩智娴木然的眼珠终于重新恢复转动,眉头微颤,整个人有些惊到了,“季茜,你乱说什么?”

    很显然,她还是无法相信季茜说的话。

    “这是宋臻他们查到的事实,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你妈妈一定知道,你可以向她求证。”因为,宋臻是绝对不可能查错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注册送体验金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