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四十三章
    四十三章

    看到张父沉了脸,美人心里面也有些怕,这么久了,她还没有看到过张父生气的样子,唯唯诺诺的开了口,声音压得低低的,当真是我见犹怜,不过,张父现在没有心情看她这副样子。

    张阳刚刚甩脸走人,都是因为她,看到她张父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有些不耐烦的道:“说,怎么了?”美人委屈的道:“我就是给少爷递了一杯酒,然后少爷没有喝,我想我给少爷端酒,代表的可是您呐,少爷不喝,这不是不给您面子吗?”

    听到这里,张父抬起了美人的下巴,语气危险的道:“谁说你能代表我了?嗯?”张阳回来拿手机,就看见张父在跟那个美人说话,无所谓的挑挑眉,道:“得,别在我面前来这套?”然后拿了手机就走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在张父的身边看见过她了,不过,那是后话。

    打开手机,张阳就看到刚刚欧妍给她发的消息了,当即回了欧妍。‘刚刚没有看手机,没有看到,不好意思,你在干嘛呢?’不过,久久没有等到欧妍的回应。

    然后他又给欧妍发消息,不过,此时的欧妍在跟许浅茹发消息,没有时间理会他,然后张阳继续发还是没有人回,他想,欧妍不会因为他没有及时回消息生气了吧!虽然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不过,就算是给自己找了一个打电话的理由吧!张阳拨了欧妍的电话。

    不过,此时的欧妍在和许浅茹打电话,没有接到他的电话,张阳很失望的挂了电话,过来好久,他又给欧妍打了,还是通话中,他不禁想,跟谁打电话打了这么久?

    拿起手机玩了一会儿游戏,张阳去刷了空间的动态,然后就看到了欧妍新发的动态,既然发动态,那她的电话打完了吧!于是,张阳的电话又拨了过去,然而还是没有打通,因为,此时的欧妍,刚好接到了江哲的电话。

    就这样,张阳的电话欧妍一个都没有接到,躺在床上,张阳不禁在想,她在给谁打电话呢?

    许浅茹家,

    许母在窗边的椅子上坐了一整晚,早上林明醒来的时候,看到她在窗边坐着的时候,吓了一大跳,然后才看清楚是谁,许母叫周雅,林名道:“小雅,你怎么起那么早去窗边坐着吹风,当心以后头痛,来,坐到床上来。”

    许母慢慢的起身,林名想起来扶她,却是扯动了腰上的伤口,有点疼,许母让林名坐下,然后她走到了床边,对着林名道:“你记得你昨天晚上做了什么事吗?”

    “啊?昨天晚上?”林名皱着眉回想了一下,他昨天晚上喝了点酒,然后他来找周雅,后面,他就不太记得了。看着周雅,他道:“怎么了,小雅?”

    许母看着他,指了指他的腰间,道:“看看你的腰。”林名不明所以,掀开衣服,却看到了腰间处理过的伤口,神色十分震惊,“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许母走到窗台边,拿起了昨天晚上的那把水果刀,递到林名眼前,“昨天晚上,我没有在家,但是我的女儿回来了,她在我房间的阳台上看夜景,然后就遇到了喝醉酒进入我房间的你,林名,你说,她该怎么办?”

    许母目光暗沉,眼神却是灼热的,她拿着刀坐到了床上,对着林名道:“你说,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你是想毁了她吗?林名!”

    看着这个让她重新找到一丝感情的男人,许母的心里疼的厉害,“她不到十岁,我就带着她独立生活,如今,这么多年了,我想着她长大了,我也可以慢慢放手,给自己的生活做一下打算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你狠狠地给我一个巴掌。”

    许母眼神凄然,“林名,你知道吗?就在昨天晚上,从来没有哭过的她哭了,一个人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偷偷的哭,她知道了你的身份,说,让我自己处理,不用考虑她。”

    “你能理解我心里面的痛吗?我一心呵护长大的女儿,竟然差一点就让我毁了。”

    林名赶紧抱住许母,此时他才听明白,昨天晚上他喝了酒,对小雅的女儿有了冒犯的举动,小雅才会这样,“小雅,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这样我心里面很难受。”

    许母却是挣脱了他的手,“我怎么能不这样,我辛辛苦苦抚养长大的女儿,差点就毁了。”

    许母忽然止住了声音,转过了头,浅茹还在睡觉,她不想吵醒她。

    站起来走到窗边吹了一下风,许母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理了理头发和衣服,许母做了一个深呼吸才转过身,看着周雅忽然平静的模样,林名的心里面反而有些发虚。

    果不其然,周雅一开口就是让他不敢相信的话,只听许母道:“林名,把我家的钥匙给我吧!以后,你不要再来我家了。”

    林名简直不敢相信,道:“为什么,小雅,我”许母抬手制止了他,“你不要说了,我不会改变主意的,你现在就走吧!以后,我们就当时从未认识过,或者,能做朋友也可以。”

    不过,许母随后又否定了,“不,外面以后还是当从来没有认识过吧!做朋友的话,我女儿看见不太好。”林名不太敢相信,但是周雅把话说的那么明白,这让他不得不相信。

    林名沉着的思考了一下,道:“小雅,我们可以先冷静早再思考这个问题吗?我们之前都好好的,为什么忽然一夜之间就这样了,我们好好的冷静下来,思考一下,好不好。”

    许母不想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指了指门的方向,然后转向了窗台,林名其实是她生命中的第二次美好,她也不想如何指责他,两个人相识,相处,脾性合得来,对各种事情的看法也差不多,真的是很合得来的那种。

    可是,如今的境况,她不得不放弃,因为,她除了是女人之外,还是一个母亲。

    女人为了爱情,可以什么都不顾,可以抛弃许多东西,就像以前的她,为了爱情,抛弃了事业,放弃了家人,然而,到头来,除了许浅茹,却是什么也没有得到。

    不过,有浅茹就好了,她会好好的呵护她的,如果说做为女人,拥有着无所畏惧,敢于抛弃一切的胆量,那么。作为母亲的她们,更加伟大。

    作为母亲,她们有着可以为女儿放弃一切的勇气,也有可以为了孩子包容一切的度量。这就是母亲,作为母亲,周雅放弃了她的爱情和其他,选择了许浅茹。

    或许,前面的十几年,她和许浅茹的关系一直没有很亲昵的表现,但是,她始终是一个母亲,是一个为了许浅茹的生活在奋斗的母亲,

    林名还想说什么,但是,看着许母现在的模样,是什么也听不进去的,他张开的唇又合上了,慢慢的从屋子里走了出去,不过,在离开房间的时候,林名对周雅说了一句话,

    他道:“小雅,到我们这个年纪了,经不起折腾,我们能走到这一步不容易,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不过,那只是一个意外,我不会轻易放开。”

    听着林名说的话,周雅的心里也不是滋味,但是,她的心里面也是下了决心的,虽然她也不想,但是,这件事是不可能有挽回的余地的,林名说的那些,她何尝不知道呢?

    不过,有一些事情,是没有办法翻篇的,最起码现在不能,近期都不能。也许,以后也不可能。在林名走了之后,周雅慢慢的转过了身,看着他离开的门,眼睛里的情绪晦涩难辨。

    的确,她们走到这一步不容易,昨天晚上说什么认识了之后就想多年老友一样的话都是假的,她们本来就是多年的老友,不,应该说是曾经。

    她和林名是高中同学,大学在一个城市,在大学里,谈恋爱是很正常的,而林名和她,就是情侣,虽然她们的感情持续的并不长久,因为,那个时候的她,并不是很喜欢林名,两人虽然是情侣,但是实际上,在交往过程中,两人的情路并不是那么的顺利。

    林名一家要移民出国,林名也是一样,当时林名想让她一起去,但是,她并不想去,作为多年的朋友,她觉得,既然自己并不喜欢林名,那就不应该浪费她们之间的友谊,林名出国是一个机会,摊牌的机会。那天,她跟林名说了分手,

    至于原因,无外乎是你要出国,而我不想去之类的,林名说他可以留在国内,但是周雅不想他这样做,于是说,如果你留在国内,抛弃父母,那我们就连朋友都没得做。林名无话可说,对她的性子有没有办法,于是想着,那就先异地恋吧!

    但是,周雅却是在那个时候开始把他归为了朋友的行列,虽然有时候会忍不住想着他,但是,她强制性的压制住了,因为她不想后悔,他和林名之间也不需要后悔。

    ------题外话------

    今天早早的起来选课啦!早点发文啦!,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子之于归,宜室宜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注册送体验金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