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玄甲最新章节,大唐玄甲 第七白四十六章目的,大唐玄甲乐文 - 注册送体验金的平台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白四十六章目的
    姜宣宇和姜攸都是愣住了,这人怎么会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姜宣宇叹了口气,说道:“国师大人猜得不错,我等确实是古炼气士的后裔,身上所修的功法也是祖上传下来的,可惜我天资平平,这点修为可入不了国师大人的眼。”

    苏九挑了挑眉毛,说道:“古炼气士的后裔,既然你这么说,那么你应该也是知道那场天地元气变化的浩劫吧,我很想知道,你姜家是如何延续下来的,那么多的古炼气士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你们却是能够存续下来,这可不简单啊。”

    姜宣宇苦笑了一声,说道:“国师大人想岔了,我说我们是古炼气士的后裔,只是先祖中出现过炼气士而已,实际上在天地元气出现变化的时候,我们这一脉的先祖已经不是炼气士了,故而存续了血脉下来,至于那些修炼的典籍倒是比较容易保存。”

    “原来是这样,那按照你这么说,应该有很多古炼气士的后裔都是通过这样的方法存续了下来咯?”

    姜宣宇思索了片刻,说道:“肯定是有着一些的,不过数量不会太多,而且天气元气刚刚那些人就和我一般顶多是刚刚开始修炼,对国师大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威胁。”

    苏九眼帘微垂,自己之前倒是没有想到这些,看来这世上应该是隐藏着一些修仙者的,不过基本上都是一些修为低微刚刚开始修炼的人,对我倒是没有什么影响,不过对整个大唐来说就有一些问题了,看来势必要着手仔细地查一查了,这些人一直隐藏着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苏九盯着姜宣宇,缓缓开口:“姜先生,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你们继续隐藏下去才是比较适合的,我很想知道是什么驱使你们来找我呢?功法什么的你们应该都有,至于资源,凭着你们的势力想必也能够供给你们自己修炼了,那你们来找我是抱有什么目的呢?”

    姜宣宇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们想请国师大人前往一个地方,顺便把我们带上。”

    苏九微微坐直了身体,饶有兴趣地问道:“什么地方是需要我才能够带你们前往的?”

    姜宣宇看苏九来了兴趣,也是松了一口气,他最担心的就是苏九会直接毫不关心地拒绝,既然感兴趣,那接下来就好办了。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姜宣宇说道:“国师大人,先祖曾经留下来一份密函,根据密函里记载的信息,当初天地元气发生变化的时候,很多炼气士确实是因为缺乏灵气而消亡了,但是并不是全部,当时有着一批古炼气士选择了离开我们这片世界,前往了一处他们发现的秘境,那处秘境里的天地元气并没有受到影响,所以那些避入其中的古炼气士应该是留了下来。”

    苏九看姜宣宇的眼神变得很是古怪,他没想到姜宣宇想要去的地方竟然会是那处秘境,这倒是有意思了,想来他们姜家的先辈留给他们的应该就有着打开那秘境的方法吧,难不成又是一个阵法?苏九想了想,问道:“你要让我带你们去的就是你说的那处秘境?你们姜家的先祖留下了前往那个地方的方法吗?”

    姜宣宇点点头,说道:“密函里确实有着前往那处秘境的方法,只是我们能力不够,所以只能是来寻求国师大人的帮助,以国师大人的能力自然是能够进去的,缺的不过是一个方法罢了,如今我们愿意把方法告诉国师大人,只是希望国师大人在前往秘境的时候将我们带上就可以了,这个交易很公平吧?”

    苏九微微颔首,然后装作对秘境毫不了解地说道:“公平倒是很公平,不过我为什么要费力前往那所谓的秘境呢?很显然,我现在论地位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至于有什么需求,基本上没有什么我得不到的,那我又何必舍近求远地去什么秘境。”

    姜宣宇料到苏九会这么说,他之前也是已经准备好了应对的答案,他缓缓说道:“国师大人,纵然这里再好,但是这稀薄的天地元气终归是难以满足修炼的需求的,这已经是成为了制约了修士提升修为的一大障碍,虽然说如今天气元气正在恢复,但是等到恢复到正常的浓度不知需要多久,而很显然,我们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等,对于我辈来说,想要延年益寿,自然就需要不断地提高修为,那么这里的环境自然就不适合了。而在那出秘境之中,天地元气极为浓郁,在那里修炼想来速度自然会提高不少,而且还有着各种灵药以及珍宝,甚至还可以得到那些强大修士的指点,这对我们迅速提高修为可是有着非常大的功夫,相比起修为的增长,这俗世的权力恐怕就没有那么大的诱惑力了,两者之中孰轻孰重国师大人自然是分辨得清楚的。”

    苏九暗自冷笑,这姜宣宇果然也不是什么好人,他只是说了开启秘境的好处,那些坏处可是一点不提,还真的是以为自己对秘境一无所知?若是那些古炼气士真的在的话,以自己的修为进去可是没有多高的地位的,相比之下反倒是利少弊多,而对姜宣宇他们来说,能够进入到秘境中自然是好事情,修为呢能够迅速增长,至于地位什么的,反倒是没必要去在意,反正现在他们也没有多高的地位,而且苏九觉得姜宣宇应该是还隐瞒了什么东西,他们要进入秘境应该是还有其他的目的。

    苏九深深地看了姜宣宇一眼,说道:“姜先生的话倒是充满了诱惑力,不过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苏某也是不可能现在就答复姜先生,这样吧,两位先在这府里住下,我思考一番之后,再回复姜先生,对了,姜先生可否把进入那处秘境的方法先告诉我,我也好判断是否有进入的把握。”

注册送体验金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