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假淑媛[穿书]最新章节,民国假淑媛[穿书] 24.路演,民国假淑媛[穿书]乐文 - 注册送体验金的平台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路演
    天刚刚擦黑, 码头附近归于一片平静。青帮的堂口就在码头的一处老房子,其中一间有两人。

    坐在桌子前的男人是楚东来,而站在窗边眺望外面的人则是方启言了。

    “启言, 昨天你们拿下的那批货你放哪了?”楚东来道。

    “倒海里了。”

    “两万斤鸦片你倒海里了?”楚东来不由瞳孔微缩,说话的分贝都不由拔高了三分。

    呼啸着的寒风从窗外吹了进来, 寒风中夹杂着丝丝细雨,站在窗边的人笔直地像是一杆旗。

    “我开玩笑的, 师叔不用担心, 鸦片被我藏在了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方启言回过头来,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笑容。

    “在哪儿?”

    “师叔不用那么着急知道, 时间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你不信任我”,楚东来脸色忍不住沉了沉。

    “怎么会, 师叔多心了, 你也知道咱们这次是秘密行动, 太多人知道不利于保密。师叔应该知道那么大一批货我不可能一个人吞下,等这阵风头过去了,我自然不会再有所隐瞒”, 方启言仍旧笑着把窗户关上。

    楚东来脸色变了几般后,最终轻哼了一声。

    他与方启言截的货是青帮另一巨头冯友道的货。楚冬来原本与冯友道是没有多少利益纠纷的,因为两人各自有自己经营的地盘, 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倒也和谐。

    可自从孙财神被人暗杀以后, 这个冯友道的野心却是越来越大, 最近更是频频越界, 把手伸到了他的地盘,先是赌场,然后是鸦片生意。

    他估计孙财神的死跟冯友道脱不了干系。这次他托人打探到冯友道有一批大鱼要过他手,两万斤的鸦片不是小数目,基本占了整个上海滩三分之二的分量。

    要是真从冯友道手上出手了,那他肯定会挤兑的再没有生存空间。于是联合同样对冯友道有芥蒂的方启言一起干了这一票。

    不过以他对冯友道的了解,他是不相信对方有这么大的能耐能拿下这么大的货的,所以他背后应该有势力在支撑他。两人出手隐秘迅速,不过冯友道迟早会怀疑到他们身上来的,先让方启言在前面挡着也好。

    *

    民国时期,最主要的观影群体是谁?如果让徐小冬说的话,那一定是标榜进步青年的大学生无疑了,而事情确实如此。

    徐小冬知道,对一部电影来说,单只是报纸上的宣传是不够的。这让她想到了后世惯用的方法,就是到大学里面去进行路演。

    至于联系大学的事情,自然是交给交际花秦深来搞定了。风声公司三人的分红很明确,秦久负责公司运营,秦深则是财务和外事活动,而徐小冬负责拍电影就好。

    他们定地第一站是秦深的母校震旦大学。

    “小冬导,要我在这些天之骄子面前表演,我怕她们把我从台上赶下来”,唐清涟笑道。

    “你唐清涟也会害怕,我以为你脸皮厚到天下无敌”,徐小冬说。

    “那到是,比如现在”,唐清涟吃准机会往徐小冬胸上袭去,手还没沾上,就被拍的一下拍开了。

    唐清涟努努嘴,仍旧不甘心往她胸前瞥了两眼,“小冬导,你到底吃什么长大的,你给我传授几招,我说不定还能再长一长呢!”

    “想长是吧!你回去找个人帮你揉一揉”,徐小冬白了她一眼。

    “我知道了。小冬导你老实交代,谁帮你揉的”,唐清涟赶忙抓着她的手,眼中散发着八卦的气息。

    “别贫了,咱们时间不多了,要抓紧时间出发了好吗!”

    *

    白清是震旦大学今年新招收的女学生,她家境一般,是上海本地人,因为性格外向开朗,在学校里面倒也玩地开。

    她从食堂里出来,看到大礼堂那边有些热闹,不禁扯住了一个跑过去的人道:“同学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

    “听说是风声公司过来宣传电影,唐清涟也在里面,我过去看一眼”,那人道。

    白清一听到唐清涟时,眼前忍不住一亮,她是因为倩女幽魂里面的聂小倩喜欢上她的,到现在也有五六年,算是她的一个小迷妹。

    她回头看了五位室友一眼道:“要不我们也过去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个小明星吗?”说话的是他们寝室一个家世比较好的同学。

    其余人纷纷附和了几声。

    其实能上的了大学的,家庭情况基本不会太差,像白清这样普普通通地倒是少数,见其余几人点头符合,白清不由有些尴尬。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件事,就反应出来了彼此的差距,白清的自尊心有些受挫,“那你们先回去,我去前面瞧一瞧。”

    其实唐清涟说震旦大学全是一些天之骄子并没有错,普通人看明星和有钱人看明星的角度是不一样的。就像普通人觉得明星高不可攀,可在有钱人眼里,明星却只是给他们服务的对象罢了。

    所以这群天之骄子并没有太过热络,只是坐在礼堂的门边做一群围观路人。

    人群中,还不时发出一些议论之声,诸如大学是读书的圣地,礼堂也是德高望重的人才能站的地方,为什么要让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占据这么庄重的地方。

    到底都是有素质的人,所以说话都不算太难听。如果是放在后世的话,估计骂娘的都有。

    “小冬导,你说咱们这次宣传能成功吗?我看这群天之骄子并不打算配合我们啊!”,唐清涟姿态慵懒地道,在公众面前她从来都是一副上海“贵妇”的模样。

    “成不成功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徐小冬道。

    前世见地风浪也不少,所以徐小冬并不觉得有多慌张,她站起来道:“我先出去把场面稳定下来再说。”

注册送体验金的平台